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教师随笔 > 正文
[卢店]读《聚焦学生角色》有感
作者:df033 来源:原创 日期:2020/6/10 8:19:42 人气:14

《聚焦学生角色》为陈桂生教授近年来教育随笔的结集。作者就当前我国中小学教师中有识之士、有志之士对教育内涵的关注,从现今教育事件、教育事态和引起关注的话题切入,以平常心看待不平常的教育现象和似乎深奥的教育价值问题,对若干令人困惑的议论加以澄清,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现时代教育价值的追求。

对我国当前教育价值严重缺失的问题,我们必须予以正视。

中国的教育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受到人们的普遍关注。但同时,今天的中国教育却正面临着从来没有的危机,尤其是基础教育,教育的价值严重缺失:没有诗意,没有创造。从生命哲学的视角审视,当代教育的功利主义,使生命的意义被消解;教育与生活的分离,使生命失去了根基;教育者角色的强化,使生命的灵动与创造被泯灭。学生在长达9至12年的学习历程之后,孩子们越来越感到涉足社会的困难,这不能不使我们为自己的下一代担忧。

现在的中国教育,学生忙考试,教师忙成绩,家长忙择校,校长更是在分数与“条子”之间忙得团团转。大家忙的结果是什么呢?学生成了最苦的人,教师成了最累的人,家长成了怨气最大的人,校长更是认为自己是天下最无奈的人。然而教育的现状却并不很富有诗意。有好事者曾列数教育之怪现状。从教材的繁难偏旧,道德的沦丧,人文精神的缺失,教育情感的缺乏,到学生厌学情绪的滋生蔓延,课业负担越减越重等等,想来不禁令人悚然而立。有人戏言,学习(智育)不好是次品,身体(体育)不好是废品,审美(美育)欠缺是赝品,心理(脆弱)不好是易碎品,品德(德育)不好是危险品。虽是戏言,却道出生活中教育的现实存在。

学校教育“分数至上”、“分数第一”,片面追求高分数、高升学率,急功近利,拔苗助长,过早地、过度地开发学生潜能,加重学生课业负担,压抑学生生命成长,即使孩子们失去了幸福童年,也使教师工作身心疲惫,苦不堪言,并使学校整体处于平庸的文化氛围中,甚至出现了许多反教育、反人性的“怪现象”。2011年出现的“测智商”、“绿领巾”、“红校服”等,将学生人为分成“好生”和“差生”,严重违背教育规律和人的成长规律。同时,教师体罚或变相体罚学生,歧视学生、挖苦和嘲讽学生,不仅使学生失去了童真、童趣、童乐,更使他们没有了灵气、睿气和朝气,现在的教育可以说,奴化了学生,异化了教师,俗化了校长,物化了学校,使办学步入了死胡同。

审视当今的教育,功利几乎充斥了孩子们的所有生活空间。弹琴是为了考级,竞赛是为了获奖,作班干部是为了评优,而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分数,为了升学。升学过后又怎样呢?教育就不再关注了,这一沉甸甸的包袱被扔给了社会。 “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”,这句至理名言告诉我们,教育不能急于求成。我们所应做的就是让孩子走好人生的这一段,而不应过早地拔苗助长,一下子长成什么才。急功近利给学校带来了很大的压力,家长和社会评价学校,眼中往往只有成绩。从高中到初中再到小学,这种功利性的价值取向形成了一种“倒逼”,让孩子在小学甚至幼儿园就开始为功利而读书。他们过早透支了生命中应有的童真和快乐,失去了应有的快乐童年。

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升学,接受更高、更好的教育,这种积极性是很宝贵的,是社会进步的表现,应该得到肯定和鼓励。但我们应该通过什么样的途径,选择什么样的教育,才能有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。那种单纯的为提高考试分数的教育,只是一种短期行为,培养出来的学生是没有后劲的,是不可持续发展的。纵观人类文明的历史,社会总是在传承与创新中前进。教育负载着传承与创新的功能,传承与创新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双翼。教育作为社会发展的动力,固然有工具性的一面。然而,教育作为培养人的手段有它的特殊性。教育作为人与人之间情感传递的载体,其本身就极具情感和诗意。复旦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陈思和先生坦言:“教育的根本是理想人格的培养,没有理想就连人格也谈不上,这样的教育就是失败的教育。”所有行业中唯有教育与未来联系在一起,与理想联系在一起。我们的教育应是寻求情感的升华和诗意的艺术,而绝不是单纯的为提高考试分数的教育。

“诗意”与“功利”应该是一对矛盾的概念。“诗意”关注的是内心的愉悦,“功利”关注的是现实的得失。教育本应是一棵茂盛的大树,它是枝繁叶茂的,但人们却把本来丰富的、多样的教育简化了,砍了枝叶,只留下了学习成绩这根孤灵灵的树干。这样的教育怎么能有生机和活力?作为一个从事着教育感受着教育而又深陷教育的人,我深深地理解教育的举步维艰。但我仍然固执地认为:诗意,应该是教育的最大魅力,也应该是教育的终极目标!作为基础教育阶段的校长和教师,我们应该永远牢记五个“更”字,以此规范我们的教育方向和行为,这就是“学生兴趣的激发比分数更重要,习惯的养成比分数更重要,方法的习得比分数更重要,能力的形成比分数更重要,个性的张扬比分数更重要。”

缺乏“诗意”的教育,就不是真教育;缺乏“诗意地生活”,就不会有创造。这就是我对我国当前教育价值严重缺失正视后的反思得出的结论。

作者:卢店镇回民学校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任彩鹏